青岛市殡葬协会
热门推荐:

职工风采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会员中心 > 职工风采

85后大学生重寻人生意义 改行为逝者刻碑

作者:青岛殡葬协会   来源:   点击数:2313553   发布时间:2013-03-28 00:00:00

经过风吹日晒后,墓碑有些字体经过风吹日晒后,墓碑有些字体金漆会脱落,这是孙丕松在手工重描。金漆会脱落,这是孙丕松在手工重描。

墓碑字体"烫金"完成后,再手工进行修整。

在密封室内喷砂,需要戴上防尘罩。

墓地、墓碑、逝者……这些在普通人看来有些陌生的元素,却跟一个85后的大学毕业生紧密联系起来。孙丕松,这名生于城阳,求学于济南,工作于青岛的阳光大男孩,放弃自己的专业,义无反顾地投身到了殡葬行业,日复一日地雕刻着墓碑,服务着逝者,并利用自己的特长改变着自己的工作和所从事的事业。3月27日,记者走近孙丕松,深入了解了这名年轻的殡葬从业者。

大学生投身墓地行业

 

在福海园,一名在墓地里给墓碑描金的年轻人吸引了记者的注意,年纪轻轻的他为何偏偏走进了墓园?怀着一份好奇,记者找到了他——孙丕松,1986年出生,今年27岁,老家城阳,从2010年开始在福海园从事墓地刻碑、描金工作。

 

“我上学的时候学的是高分子材料专业,几乎跟墓地管理不贴边!”孙丕松告诉记者,他上学的时候就读于山东轻工业学院,学的是化学高分子材料专业,毕业后在岛城一家药企从事品质检测工作。在药企刚工作的时候,每个月也能挣个3000多块钱,作为一名刚毕业的大学生来说,工作体面,养活自己也绰绰有余,本可以继续干下去,可是2010年老乡一番话让他触动很大。“我一个哥哥告诉我,人活在世上一定要干一些有意义的事!”孙丕松的哥哥就从事墓地管理工作,当时聊起殡葬行业,哥哥告诉他,人活一世必有一死,而现在关于生的行业,越来越丰富,可是对于死却少有人问津,这也让他感觉到墓地管理大有可为。

 

说起刚刚转行到殡葬行业,小孙也流露出了其中的压力与辛酸。“当时我的工作也算是顺风顺水,单位领导也比较信任,把一些重要的任务交给我,所以我在转行前进行了一段相当长时间的思想斗争。”孙丕松说,最先提出反对意见的是他的父母,言辞相当激烈。他父母认为殡葬业毕竟是一种非常冷门的行业,在传统的观念中,总觉得跟逝者打交道不是非常体面的工作。

 

除了家人,更多的压力则来自于同学同事。孙丕松的同学毕业后多从事高分子材料有关的行业,当同学得知孙丕松要转行到殡葬业后,同学们纷纷打电话劝他三思。

 

“我虽然学的是化学高分子专业,但是从事这个行当的人实在是太多了,而墓葬行业却没有年轻人愿意去做!”孙丕松说,死亡是每个人无法回避的话题,而通过了解他越来越认识到,这是一项大有可为的行业。顶着压力,孙丕松还是偷偷地干了这个活,“看着亲人故去,本来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,可是通过你优质的服务,可以让他们在心灵上得到慰藉,你会感觉自己干了一样非常伟大的事!而这种优质的服务,在目前的中国还是很缺乏的。”

 

雕刻描金,用的是巧劲

 

目前福海园几乎所有的碑刻工作都由孙丕松自己来完成。挑选墓碑和刻字式样,作为刻碑匠来说,就要想得非常周到。

 

“你首先要去顾及客户的感受,把自己最好的意见提供给他们,然后通过自己的服务,让他们给死去的亲人一个最好的安慰!”孙丕松告诉记者,每次看到客户认可他的方案,无论自己如何累,那一刻都感觉特别满足。

 

雕刻墓碑需要排版 、制模、雕刻、描金四个步骤,看似简单的工艺,其实要非常细心,耗费很大的精力。“比如说石板的材质吧,我们这边有印度红、山西黑、莱州灰三种材质,印度红每一块碑的价格就需要5000多元,最便宜的莱州灰也需要3000多元,只要稍有不慎刻坏一个字,整个碑就全部报废了!”孙丕松说。

 

“印度红的硬度非常高,莱州灰的硬度软,在雕刻时力度就需要有变化!”孙丕松告诉记者,熟悉了每块石头的手感和雕刻的过程之后,他也掌握了一套适合自己的方法 ,每天可以赶制10多块墓碑。

 

“虽然技术是掌握了,但这也是一个体力活!”孙丕松说,通常加上制模、雕刻、描金,一块碑就需要一个多小时,而这个过程几乎全是站着操作,得靠力气而且都得用巧劲,没有一点休息的时间,一天下来经常会累得腰酸背痛 ,躺在软床上都觉得硌得慌。

 

利用专业改善描金材料

 

日复一日的工作,曾一度让孙丕松有了动摇。“我开始的时候觉得,难道我学了这么多知识就整天重复这样单调的工作吗?”孙丕松开始对自己当初的决定产生了质疑,但随后的一个契机让他彻底改变了这个看法,并让他在工作中找到了乐趣、获得了创新。

 

墓碑在殡葬行业里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,孙丕松在刚接触篆刻时,都是照着老师教的以及同行的经验来做 ,但在这个过程中,善于思考的他发现一个问题,制作墓碑的最后一个环节是描金,原本的描金材料在绘制到碑文上以后,在风吹日晒雨淋下往往不到一年的时间就会褪色甚至脱落,这就需要园陵的工人每年都要把墓碑的碑文重新描绘一遍,这不仅耗时还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。

 

福海园负责人孙总给记者算了笔账,一个熟练工描绘一块碑文至少需要30分钟,一天最多能描16块碑文,而按照其陵园的规模,3000个墓碑就至少耗费188个工,一个工至少150元,那么把所有碑文重新描绘一遍就至少需要28200元,也就是说陵园每年要在这上面投入将近3万元。

 

学过化工材料学的孙丕松希望这一情况能有所改变,他在工作之余开始选择更佳的描金材料。经过对五六种材料的比对,孙丕松发现一种水溶性的描金漆可以有效解决这个问题。“我在对比的过程中发现,这种水溶漆不仅环保无污染,其附着能力要比原先的材料强,原来的漆要一年一描,而现在这种漆至少三年保证不脱落,而且价格也不高。”孙丕松说。#p#分页标题#e#

 

这样每年给墓碑重新描金的费用就从28200元,减到 9400元。此次改进不仅让陵园负责人对孙丕松刮目相看,对孙丕松本人来说更是意义重大。“我感觉到了我的价值,我在大学里学的东西在这里照样有用武之地,我可以利用我的知识和意识体现出我与其他普通工人的不同。”孙丕松说。

 

我一个哥哥告诉我,人活在世上一定要干一些有意义的事! 看着亲人故去,本来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 ,可是通过你优质的服务 ,可以让他们在心灵上得到慰藉,你会感觉自己干了一样非常伟大的事!而这种优质的服务 ,在目前的中国还是很缺乏的。

 

我感觉到了我的价值,我在大学里学的东西在这里照样有用武之地,我可以利用我的知识和意识体现出我与其他普通工人的不同。

未来想法

 

殡葬行业也需科技和创新

 

在带领记者参观陵园的过程中,孙丕松不时地向记者提出他的一些设想。

 

“随着信息化网络化的发展,对很多现代人来说,墓地不应仅仅局限在一个逝者的安眠之所 ,不仅仅是一块墓碑一纸碑文 ,而是能让后人在祭奠中更多了解先人的生平经历,这也是我工作的一个努力方向。”说到今后的发展规划,孙丕松明显兴奋了起来,他说目前陵园已经开始制作相关的祭奠追思网站,家属可以通过网络查阅安葬在此的逝者的相关信息并寄托哀思。“下一步我们要把墓地与现行的技术相结合,比如说在墓碑或者墓地上打出二维码,前来祭奠悼念的家人用手机一扫,就可以看到先人的生平,甚至可以将逝者生前的照片、视频等放到里面,让后人能更生动立体地了解先人的经历。”

 

孙丕松说,在两年多的殡葬行业从业经历中,让他越来越意识到殡葬行业大有所为。“从大面上讲,包括园林规划管理、墓碑创新改造、悼念方式的创新这些都要专业知识相佐,所以现在我在每天完成自己既定任务的同时,都会抽一点时间来学习。”孙丕松说,他对殡葬行业逐渐产生了强烈的自豪感甚至神圣感。“每个人终有一死,我们现在所做的工作就是让在世的人对逝者的思念长存,让逝者在此安眠。”孙丕松说。

 

采访中孙丕松无意中透露,可能是因为从事了这样一个职业,很多人还是不理解,到了谈婚论嫁年龄的他也一直没有女朋友。不过,当记者继续追问的时候,小伙子对于自己的感情生活却丝毫不感到担心。“虽然很多人不理解我的工作 ,但是我觉得如果缘分到了,肯定会有女孩会接受!”孙丕松说,当有越来越多的人能意识到这份工作的意义,一定能找到跟他情投意合的好姑娘。

 

文/记者 景毅 鲍福玉

 

图/记者 王滨

 

(来源:半岛网-半岛都市报)